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all of Duty

Semper Fi(永远忠诚)——美国海军陆战队

 
 
 

日志

 
 

[書摘]詮釋成功:普華(PW)在美國的一百年(第二章-6)  

2012-11-02 09:58:33|  分类: 诠释成功:普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到了1902年秋,事務所的形勢一片大好。雖然Dickinson到來後丟了不少客戶,特別是鐵路公司,但事務所在美鋼項目之後從其他地方接了越來越多的活兒。1902年10月,Dickinson決定在紐約花更多的時間和精力。紐約分所員工人數從1901年的15人猛增至1903年的73人,同時從華爾街54號搬到了William街54號。芝加哥分所也在發展壯大。主要業務始于1902年爲“四大”肉類加工企業的服務,它們當時正在考慮合並。摩根大通銀行當年亦要求芝加哥分所檢查五個農業機械制造企業的賬目,它們後來合並爲the International Havester Co.。

       但是,經營上的發展再次産生了人員方面的問題,它們許多又把美國和英國的審計實務清晰地區分開來。1902年,事務所的客戶數量增至原來的四倍,員工人數則增長超過三倍,從44人增至166人,迫使Dickinson四下尋找會計師,甚至重新采用前任的做法,從英國那邊“買人”過來幹活,盡管他並不情願。Dickinson更願意提拔那些從19世紀90年代起就在美國的分所裏工作的優秀員工,而不是讓新來的英國會計師“空降”爲合夥人,這樣會在所裏制造摩擦與不和。1907年,他很堅決地通知倫敦總部的合夥人,稱“我們認爲,以前一直帶外面的人進來、然後讓他們填滿所裏的‘好’職位,這種做法對我們自己的人不公平,是不合理的政策。”外國會計師主治美國普華長達幾十年,但下面的職級正逐步爲美國人所占據。Dickinson建議美國普華的合夥人歸化爲美國公民,就像他在1906年那樣。

       漸漸地,在新的激勵政策,合夥人、經理和年輕的助理之間密切的聯系,還有新設分所越來越多的機遇作用下,Dickinson爲美國普華建起了一支老練、穩定的員工隊伍。他向倫敦總部致信,建議助理級員工的薪酬結構應結合固定工資和事務所利潤的一定比例。“在英國這可能沒有必要,”他不情願地承認,“畢竟你們那裏留住人心要比我們容易得多。這裏真正優秀的人才數量很有限,而且外面有大量的機會讓他們在職場上進一步發展。”他還強調“通過讓招進來的員工與我們的業務一起成長,以及培養他們對事務所經營成果的興趣,我們將能夠從他們當中選出未來的合夥人。”他把精力集中在尋找經驗豐富、“值得信任,在外能挑起大梁,能獨自完成所有具體工作、不依賴他人督導”的行家裏手身上。與這種人相反,“一個初來乍到的英國會計師,不管有多優秀,在能夠獨當一面之前都還有很多東西要學習、要適應。”Dickinson很喜歡那些自學成才的美國員工,特別是在他們看見[在所裏]有進一步提拔的希望的時候。

       Dickinson不時提醒倫敦總部的合夥人,告訴他們在美國招聘優秀、經驗豐富的會計師有多難,他還強調這些人在美國要求的薪酬往往比英國更高。而且,隨著業務的做大,事務所越來越有必要拿出利潤的一部分來激勵員工。Dickinson堅信這些份額不該全部由美國普華的合夥人來出,他們的工作負荷越來越大,利潤裏面占的比例卻與之不成比例,而是由大西洋另一頭那些如他所稱的“呼呼大睡的合夥人”。他不斷重複自己這個要求,最後在這個問題上逐漸占了上風。他的得意門生成爲了助理、經理和合夥人,在他1911年離開美國普華以後還爲事務所服務35年之久。

       日漸增長的客戶業務需求凸顯了事務所建立穩定的組織架構的重要性,以應對管理層成員離世、辭職或者退休等情況。[在所裏爲此所作的諸多努力中,]最早的是召開合夥人及經理年度會議,來討論大家在日常經營中共同遇到的問題。1903年6月年度會議首次召開,會上Dickinson宣布將設立一個員工分紅計劃,面向合夥人級別以下、在美國普華工作至少一年的員工。分紅總額爲事務所年度利潤的7.5%,保底數5萬美元。他堅信在一個吸引和留住人才越來越難的時期,這個分紅計劃將“激發我們全體員工的熱情、幹勁和忠誠,從而令公司在各方面受益”。

        在這一時期,普華人員和規模上的擴張,主要是大型企業並購衍生出的審計及調查業務作用的結果。事務所來自並購項目的營收在1902至1903年急劇增長,相應地利潤達到18.45萬美元,同比上年暴增三倍。然而,這些並購完成後,尋找新的業務變得日益困難,再次凸顯了英美實務上的差異。在美國,客戶廣泛的地理分布和越來越激烈的競爭,要求事務所加大對營銷和宣傳的投入;而這些投入“跟傳教士所做的工作一樣,無法立竿見影。”另外,美國的營商成本遠高于英國。1904年,事務所的利潤暴跌,只有前一年的40%。劇烈的下降對事務所高級合夥人而言是重大打擊,他們沒有底薪,而且之前按照1904年實際利潤2倍的預計追加了在事務所的投資。Dickinson後來回憶起了這段艱難的時日。按他的回憶,企業並購潮消退後的兩年“對我們來說充滿了艱巨的工作、持續不斷的壓力和財務上不如人意的經營成果。”他還稱,“我們重組了各業務條線,采用了自認爲很不喜歡的營銷手段。但對保持市場地位來說,這些都是不能不用的辦法;同時我們還得在費用同比以前不高的情況下幹大量的活兒,而[應付員工的]薪酬水平卻一直在漲。”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